http://www.shinobirp.com

国务院新闻办就春夏森林草原火灾防控有关情况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20年4月9日(星期四)上午10时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周学文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春夏森林草原火灾防控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欢迎出席国务院新闻办今天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今天我们请来了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周学文先生,请他向大家介绍春夏森林草原火灾防控的有关情况,并回答大家关心的问题。出席今天发布会的还有: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副局长闫鹏先生,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应急管理部火灾防治管理司司长彭小国先生,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森林草原防火司负责人陈雪峰先生。

  女士们、先生们,记者朋友们,大家上午好!春季历来是我们国家森林草原防火工作的关键时期,近5年来七成以上的重特大火灾都发生在春季。今年春防以来,国家森防指和各地采取一系列防火措施,同时受疫情影响人们外出活动大量减少,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人为火灾的压力。据我们统计,3月份共发生森林火灾221起,跟去年同期相比,火灾次数减少34.2%,与前5年同期均值相比,火灾的次数减少了48.6%。在刚刚过去的清明假期,我们共接报处置了森林草原火灾13起,跟去年清明节假期相比减少了83%。应该说,今年的防控还是不错的,再加上人们外出减少,所以火灾次数还是减少很多的。

  党中央、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习总书记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李克强总理多次作出重要批示。应急管理部成立以来,我们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始终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千方百计抓好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有这么几个方面:

  一是不断完善工作格局。应急管理部认真履行国家森防指办公室职能,注重发挥牵头抓总作用,研究制定了工作规则、业务运行机制、信息共享平台和有关规章制度,协调各成员单位协同配合,衔接好“防”和“救”的责任链条,哪些是“防”的责任,哪些是“救”的责任,我们都进行了衔接,特别是和国家林草局进行衔接。改革以后的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格局基本形成。我们认真贯彻“预防为主、防灭结合、高效扑救、安全第一”的方针,强化发生火灾要“打早、打小、打了”的理念,以“大应急”的理念健全防灭火体制机制,从全局上着力防范化解系统性的安全风险。

  二是严格落实防控责任。按照“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齐抓共管、失职追责”的总体要求,我们积极推动各成员单位落实部门职责,层层压紧压实各地方灭火责任,加快健全畅通高效的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体系。2019年我们首次将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纳入到对省级政府安全生产和消防工作的考核,推动属地防火责任的落实。我们还对森林草原火灾多发地区的地方政府负责人进行约谈。应急管理部成立以来,国家森防办共协调组成了87个工作组到各个重点省区开展督查,对发现的问题我们发出了34个督办函。

  三是全力抓好火源管控。组织抓好源头管控、监测预警、应急值守、应急救援,不断提升综合防控能力。统筹做好疫情防控期间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我们今年首次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为期3个月的野外火源专项治理行动,从3月15日开始,切实从源头上防范化解森林草原火灾的重大风险。各个地方在高火险时段及时发布了野外禁火令,严厉打击各种野外违规用火的活动。

  四是突出强化应急响应。我们建立完善应急预案,健全各级响应机制,全程盯守指导重特大火灾的扑救行动,及时派出工作组前出火场指导督导。针对关键部位、敏感地区、重点单位、边境地段等重要的目标,实行重点把守、重兵看管。预置机动力量,逐一细化应急处置措施。应急管理部成立以来,国家森防办共调度处置了森林草原火灾1100余起,成功的处置了内蒙古金河和呼伦贝尔、黑龙江呼中、四川冕宁、广东佛山、山西沁源等16起重特大火灾。

  五是全面提升主战能力。认真践行习总书记向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时提出的“对党忠诚、纪律严明、赴汤蹈火、竭诚为民”训词精神,突出抓好森林消防队伍的核心能力建设,抓比武、抓训练、抓装备、抓战备,提升全域救援能力,充分发挥国家队主力军的作用。合理布局南、北方的航空消防力量,完善应急救援的航空保障条件。近2年来,森林消防队伍累计动用了18万余人次参与扑救森林草原火灾481起。航空消防飞机累计飞行13800多架次,参与处置火灾399起。

  六是切实加强基础建设。积极推进《森林防火条例》《草原防火条例》修订,制定《国家森林草原火灾应急预案》,加快标准体系建设,推动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步入到法制化、规范化轨道。积极推进森林草原防灭火规划落实,协调推动防灭火基础设施建设,强化防灭火应急物资储备。开展防灭火重大理论课题攻关,构建不同区域的战法体系,我们积极探索运用人工智能技术,以先进的理论和信息技术运用推动防灭火工作创新发展。

  总的看,机构改革后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的体制机制优势进一步显现,齐抓共管的工作合力不断增强。但是,我们也清醒地看到工作中仍然存在火源管控难度大、专业力量不足、基础设施薄弱等诸多困难,特别是近期一些省份连续发生森林火灾,暴露出部分地区防灭火责任没有压实压细,工作存在盲区死角,火灾处置不够及时有效等诸多问题。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林区牧区的农事用火、民俗用火、生产生活用火明显增加,野外火源管控的压力增加,防灭火的形势日趋严峻。

  从历年春季火灾的发生规律来看,1-4月份主要是华北、西北、华东、华南、西南地区森林火险等级比较高。进入5月份以后,东北、内蒙古林区的防火形势最为严峻,春防压力将进一步加大。我们必须要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坚持底线思维,时刻绷紧安全这根弦,坚决遏制重特大森林草原火灾和群死群伤事故的发生。

  刚才周部长介绍了春季历来是森林草原火灾的高发期,今年又面临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情况,请问应急管理部具体有哪些应对的措施?谢谢。

  谢谢你的问题。我刚才讲过,春季天干物燥,火灾多发,据我们统计,近5年一季度平均发生森林火灾1035起,占到全年火灾的40%,一季度的火灾是比较多的。今年一季度发生392起火灾,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37.2%。3月份以来,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人们外出活动逐步增多,防火的不利因素也在增加,对我们做好森林草原火灾的防范提出了新的挑战。

  应急管理部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的要求,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森林草原防灭火的工作,推动火灾防控的各项工作落实落地。概括起来讲,可以用“五个强化”来概括:

  一是强化工作部署。国家森防指专题部署,王勇国务委员对春季防火提出了明确的工作要求。2月份以来,应急管理部党委每次会议都研判春防的形势,进行统筹谋划,提前布局。按照“保首要、盯重点、兼顾面”的防控布局,在重点时段,对重点地区进行专项工作部署,认真落实各项应急预案,分区分类制定跨区增援作战方案,推动应急指挥、扑救力量、装备物资“三靠前”,我们扑救的队伍、物资都往容易发生火灾的地方靠,这样扑救起来更方便。

  二是强化监测预警。推动建立上下贯通、左右融合的全国森林草原火险预警体系。开展卫星、航空、监控、瞭望、巡护“五位一体”的监测预警试点工作。我们联合中国气象局、中科院等有关单位,多次组织森林草原火险形势会商,近期我们发布高森林火险红色、橙色预警7期,高森林火险天气警报80期。

  三是强化应急处置。3月中旬以来,应急管理部党委书记黄明同志经常视频调度森林火灾扑救,迅速启动应急响应,及时增派国家森林消防和消防救援队伍前往支援。国家森防办已经处置调度森林火灾159起,先后派出了7个现场工作组,调派3个总队、6个支队的森林消防队伍和23架航空灭火飞机跨省支援扑救。例如山西、四川、云南等省区,我们都调派了航空灭火飞机进行跨省支援。

  四是强化指导督导。针对火灾多发态势,我们及时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切实压实责任,稳定防灭火形势。针对火灾多发省份,下发7个提醒督办函,要求认真查清每一起火灾的原因,并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联合国家林草局组织13个督察组,对四川、云南等14个省市防火安全进行督导检查,对查出的问题我们要求立即进行整改。

  五是强化扑火的安全。深刻汲取近年来造成扑火人员重大伤亡事故的惨痛教训,突出强化提高专业指挥能力,专业的人去指挥专业的灭火工作,突出强化实战攻坚能力和紧急避险能力,确保扑火人员的安全。在扑救山西五台山、榆社森林火灾中,森林消防队伍一线指挥员采取提前开设避险区域、设置火场安全员等方式,时时观察火场态势,保证扑火人员的生命安全。谢谢。

  刚才周部长介绍了,从下个月开始全国野外火源专项治理行动。现在这个行动已经开展快一个月了,我想问一下这个行动各地推进的情况如何?取得了哪些效果?谢谢。

  图为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应急管理部火灾防治管理司司长彭小国。应急管理部供图

  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应急管理部火灾防治管理司司长 彭小国:

  谢谢这位记者提出的问题。野外火源是引发森林草原火灾的最主要因素,不少引发了重特大森林草原火灾,造成严重的影响。据我们统计,近十年已查明火因的森林草原火灾中,人为原因引发的占97%以上。为从源头上防范化解森林草原火灾的重大风险,根据国家森防指年度重点工作的安排,国家森防办决定从3月15日至6月15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三个月的野外火源专项治理行动,重点治理农事用火失管失控、祭祀用火监管缺位、违规生产用火管控的“宽松软”等突出问题。截至4月5日,全国已累计派出检查人员7.6万人次,排查整治隐患5.2万多处,出动警力6.6万多人次,查处野外违规用火4331起,处罚1802人,追责问责238人。

  从我们掌握的情况看,各地高度重视,多措并举推动专项治理行动深入开展。一是加强工作部署。各地及时成立了领导小组,制定工作方案,召开专题会议安排部署。吉林、安徽、河南、重庆、贵州等地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明确提出工作要求。甘肃发布全省的禁火令。黑龙江研究细化符合当地实际的行动具体方案。二是加强宣传教育。各地普遍通过电视、广播、报纸、网络等新闻媒体扎实开展宣传活动。广西着眼壮族节日组织开展森林防火宣传进社区、进企业、进学校、进村庄、进家庭的“五进”活动。北京市制作森林防火专题片,广泛发送。三是加强部门协同。应急、林草、公安等部门联合发力,共同推动专项治理行动深入发展。广东省组织有关部门开展森林火灾处置全流程推演,全力提升协调联动能力。江西省细化部门职责,将专项行动列入森林防火年度重点考核内容。四是加强监督检查。各地深入开展督导检查,确保专项治理行动取得扎扎实实的成效。湖北省在全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同时,专题部署开展专项治理行动,排查火险隐患6521处。宁夏应急管理厅相关处室采取点对点、面对面包片23个县区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

  刚才周部长介绍了今年3月份以来全国森林草原火灾起数同比大幅下降的情况,究其原因,这项专项行动应该说也是其中的一个因素。目前这项活动正在组织纵深推进之中,国家森防办将进一步加强组织领导,会同林草、公安等部门进一步加强工作协同,持续合力推进,及时总结推广经验,确保专项治理行动取得更大的成效。谢谢。

  前段时间山西发生了森林火灾,多支森林消防队伍跨省进行紧急增援,包括去年也有不少次的跨区域增援例子。想请问一下,现在森林消防队伍的跨区域增援能力怎么样?如何保障快速地到达火场?另外想问一下,跨区增援启动的条件是什么?现在森林防灭火的技术装备怎么样了?下一步有没有进一步改进的计划?谢谢。

  刚才这位记者朋友所提的问题,我理解主要有三个关注点。第一,关于队伍跨区域增援能力的问题。大家知道,森林消防队伍是从军队体系中转过来的,过去也经常执行跨区域增援灭火任务。从1999年以来,森林消防队伍跨省区扑救特大森林火灾近20次,跨地市增援成了任务常态。可以说,森林消防队伍在这方面是有很好的基础。队伍转制以后,我们按照应急管理部总体部署,更加注重机动能力建设,积极与交通、民航等部门研究建立联合投送机制,配备了越野性能比较好的运兵车,加大了全要素、多梯次、远距离投送训练演练,像跨区远程机动能力,也都得到了进一步加强。

  目前,森林消防队伍按照立足本地、辐射周边、支援全国的机动扑救模式,初步具备了在编成内抽组1万人实施机动增援的能力。去年我们以跨区增援组织形式先后完成了广东佛山、湖北孝感、山西沁源等重大灭火行动。今后我们在这方面还会持续加强研究和探索,争取在编制、机制、装备等方面摸索出一条更加行动迅速、安全高效、机动灵活的扑救模式。

  第二,关于跨区域增援的启动条件。这方面国家层面也制定了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力量调动审批办法,对跨区增援的各种情形进行了明确的规定,原则上由火灾发生地的政府依据火情风险提出申请,按审批权限报批后启动。但在火灾发展比较迅猛、风险较大的特殊情况下,也可以由上级直接下令组织实施。

  第三个关注点,提到关于灭火装备配备和如何改进提升的问题。大家知道,装备是战斗力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森林消防队伍始终注重加大装备建设的力度,也初步形成了指挥、侦查、输送、作战、保障五大类装备体系。特别是在灭火装备上,有风力灭火、以水灭火、化学灭火、航空灭火四类装备,我们在具体的行动中宜风则风、宜水则风、宜化则化,风水化相结合,空中与地面相结合,最大限度提升灭火效益。去年我们在现有装备的基础上,为全队伍更新了越野运兵车,配备了大型履带式特种车、轻型全地形车,还有无人草原灭火车等机械化装备,以及无人机、夜视仪等新技术装备,装备建设又有了新的发展。

  下一步,我们将一如既往地走好机械化、信息化、复合式发展之路,持续加大机械化装备、信息通信装备、化学灭火装备建设的比重,特别是针对高山林区的山高坡陡、悬崖峭壁,火势发展迅猛、力量投送难、接近火场难、扑打清理难和扑救时间窗口较短的特点,我们将积极协调和推动在高原高山林区偏远的山区林区这些地方,优先发展森林航空消防力量,进一步提高火灾扑救效率和重点区域的风险防范化解能力。谢谢。

  春季是森林火灾的高发期,请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在预防今年春季的森林火灾工作中主要采取了哪些措施?谢谢。

  谢谢这位记者朋友的提问。刚才周部长也讲到,今年以来,全国大部分地区特别是西南、华南等地气温偏高,降水偏少,森林草原火险等级一直居高不下。各级林草部门面临疫情、火情双防双控的严峻局面,国家林草局认真学习贯彻习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等中央领导对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的重要批示指示精神,在国家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统一领导和部署下,切实履行起森林草原火灾预防和早期处理职能,全力以赴抓好森林草原防火工作。按照新的职能定位,主要开展的工作包括以下四方面:

  一是全面安排部署。春防以来,先后三次召开全国林草系统电视电话会议,多次下发专项通知,全面安排森林草原防火隐患排查、疫情防控等工作。会同应急部组织野外火源专项治理行动,扎紧扎牢防火巡护、火源管理等森林草原火灾预防全过程防控链条。

  二是强化分区指导。分别召开了南方、北方林草系统的视频调度会,通报当前火险形势,分析会商火情动态,紧盯重点时段,科学指导重点火险区的因险设防、因灾而动。指导地方100多万护林员护草员进行巡山护林,严格管控火源,广泛开展防火宣传活动,提高全民防火意识,营造浓厚的防火氛围。

  三是狠抓督查指导。组织国家林业局所属的15个森林资源监督专员办开展了专项防火督查,并且会同应急部对北京、河北等十多个省市区联合开展防火督查,坚决整治防火隐患,严格实行24小时防火值班制度,督导各地值班情况,实时掌握火情信息。

  四是及时处置早期火情。动员林草系统专业、半专业森林防扑火队伍适时集中住宿,严阵以待,及时处置突发火情,努力做到“打早、打小、打了”。全力配合应急部门开展火灾扑救,在应对北京、山西、四川等地突发森林火灾中,国家林草局先后派出了7个工作组参与协调指导扑救,并且紧急调拨了价值1000多万元的装备、物资用于火灾扑救。

  下一步,我们将按照国家森防指的统一安排部署,坚持问题导向,进一步压实责任,进一步细化措施,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抓好森林草原火灾预防和早期处置工作。谢谢。

  刚才陈司长讲了国家林草局做的工作,我再补充两句。预防春季森林草原火灾有四条是特别重要的:一是压实各级地方政府防灭火责任,尤其是县乡两级的责任,把责任压实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地方多年未发生森林草原火灾,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政府的责任压实了。二是要管控好野外火源。我们介绍了春季火灾90%以上都是由于人为引起的,所以火源管控工作至关重要。现在正在开展的野外火源专项治理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三是要做好宣传工作,提高群众防火灭火的意识,不在野外用火,发现火灾及时报告。四是有些火灾不是人为引起的,比如雷击引发的火灾,这个可能无法避免,但是发现以后一定要“打早、打小、打了”,早点打,避免酿成大火,这四条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注意到,在这次四川凉山火灾中,多位专家都提到了当地森林中常年积累了大量的可燃物导致了火灾频发,难以扑救。请问,目前有没有研究一些什么样的措施去消除这样的风险隐患?谢谢。

  感谢这位记者朋友提出的问题,你的这个问题我想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从专业角度讲,森林火灾的发生和蔓延主要受可燃物、气象条件和地形地貌等主要因素的影响。从近期扑救四川、云南森林火灾的情况看,困难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难在气象复杂。西南林区是典型的亚热带高原季风气候,又有干热河谷气候的特点,这个季节相对湿度又低于20%,季风、山风、谷风交织在一起,乱流现象随时发生,有时阵风会达到七级、八级甚至更高的级别。

  二是难在地形险峻。西南林区位于横断山区,横跨多个地貌单元,山高坡陡,谷深林密,地势高差很大。比如这次甘孜九龙火场,平均海拔在3820米以上,火的最高点比这个还要高。这种地形限制了我们的车辆和大型机械装备开到火场前,灭火队员通常携装徒步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达火场,还有很多火点在悬崖峭壁上,处置的难度非常大。

  三是难在立体展开。受高山峡谷地形和输水压力的影响,以水灭火的装备通常很难发挥作用。由于高原空气稀薄,直升机动力和升力下降,很难把水准确洒到火线上。比如在平原地带使用的171直升机,作业效果就比较好。但是这种171直升机在高原地区作业,它的吊桶作业性能就很难发挥。我们通常也只把它作为空中侦查和指挥用,调水很少使用这种飞机。这次我们调集远程灭火炮到四川木里火场组织扑救,由于作业条件受限,也未能全部用上。

  四是难在容易复燃。森林草原灭火通常是“三分打、七分守”。而西南地区火场由于地形复杂和腐殖层比较厚,林下可燃物比较多,对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们也正在研究,也实施了一些办法,但是这个工程是系统的,也是需要时间的。从森林火灾的情况看,西南林区火灾难扑打,清理的任务、看守的任务非常繁重,有时看着火灭了,但是太阳一晒、大风一吹又到处冒烟、到处起火。从我们的扑救能力看,包括装备手段也存在着一些短板和制约。

  一是加强监测,预警先行。强化卫星监测、雷电监测、远程视频监测、飞机巡护等运用,利用信息技术科学分析预测,及时发布预警信息,为早发现、早处置创造条件。

  二是备足力量,适量前置。总体上按照省内扑救为主、省外增援为辅和“一线精、二线强、三线快”的原则筹措力量,国家森林消防队伍、地方专业扑火队伍适度前置高火险区、火灾高发区,有火打火、没火练兵,提高快速处置能力。

  三是完善指挥机制,规范指挥。加强专业指挥,明确指挥职权,落实属地负责。在国家森林消防队伍内部实施垂直指挥,对容易失控的火灾应急管理部主动提前介入,调集重兵处置。

  四是强化保障,一体联动。加强装备手段建设,优化火场指挥通联,储备应急物资器材,抓好食宿卫勤保障,不断强化部门配合、军地协同和上下联动。

  五是科学施救,确保安全。强化风险研判应对,加强指挥协同,严格火场管控,以刚性的约束和科学的态度防控风险。谢谢。

  在接下来这些时间,东北林区和内蒙古林区将进入高森林火险的阶段,请问国家林草局对这种情况有没有一些措施?谢谢。

  谢谢您的提问,正如您的问题,下一步防控重点确实是在东北、内蒙古国有林区。接下来这段时间,尤其是进入5月,从气候、物候上,东北、内蒙古国有林区将进入春防的关键时期。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逐步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进入农区牧区的活动人员将大规模反弹,生产农事、民俗生活用火交织叠加,火灾防控的形势将更为严峻,极易发生特重大火灾。按照国家森防指的统一部署和要求,在已经部署开展工作的基础上,要突出抓好以下几方面:

  一是严格管控进山入林人员。组织力量对东北、内蒙古等重点国有林区进行蹲点式督导检查,查隐患、堵漏洞、促整改,责成重点林区林草部门紧要时期“两增一加”,即增设临时防火检查站、增加临时护林员、加大巡护密度,做到山有人看、林有人护、火有人管、责有人担,织牢织密野外火源防控网,减少火灾发生的几率。

  二是严厉打击野外违法用火行为。继续会同应急部门开展好“全国野外火源专项治理行动”。协同公安机关严厉打击野外违法用火行为,强化防火执法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曝光一起、震慑一片。

  三是加强火情早期处置。充分发挥卫星遥感、飞机巡护、视频监控、高山瞭望、人员巡护立体化监测网络的作用,及时发现、及时报告火情。加强系统内扑火队伍的训练和管理,坚持靠前驻防,发现火情,迅速报告,快速出击,全力做到“打早、打小、打了”。

  四是积极参与指挥扑救。要把扑火安全放在首位,加强系统内专业、半专业扑火队扑火常识、紧急避险等人身安全防护培训。要求系统内指挥扑救经验丰富的同志参与指挥火灾扑救,明白什么样的火能够打,什么样的火不能打,提前考虑好避险路线,真正做到心中有数,科学扑救,确保人身安全,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和森林草原资源安全。

  希望大家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尽情享受春日的美好,远离火灾的威胁。在此我们也提醒广大公众,珍惜林草资源,增强防火意识,坚决杜绝野外违法用火,为维护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空气常新的美丽中国筑起平安防火墙。谢谢。

  我们知道森林火灾扑救是世界性难题。请问,近两年来美国、澳大利亚的森林大火对我们有没有一些启发,我们可以从中汲取哪些经验和教训?谢谢。

  近年来,美国、澳大利亚、巴西等国家都接连发生森林大火,这造成了重大的损失,各国也都积极进行了应对和处置。我们在研究分析时感到,经验教训应该是多方面的。一些国家的预警监测、装备技术,包括航空救援能力,这方面也值得我们学习。但我国在重视程度、动员能力、组织能力和专业力量上也有我们自身的优势,因为国情体制不同,也不能简单地进行一些比照。但不管怎样,这些密集发生的大火都时刻在警示我们,森林大火的风险在不断增加,必须高度警惕,严密防范。我们要落实好习总书记关于应急管理工作的指示要求,加强治理水平和应急处置能力建设,防范化解重大安全风险。

  国外的这些大火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我们在总结后主要有四条:一是必须要立足“打早、打小”,加强预警监测系统建设,提高早发现的能力。二是要优化和增加森林消防队伍力量的布点,强化森林航空消防力量体系建设,走好专业力量优先发展、空地协同一体发展之路。三是要加大林区防火公路网、防火隔离带,停机坪、储水池、通信网等基础设施建设,从而来提升我们的应急处置能力。四是要充分发挥我国特有的体制优势,坚持群防群治,全面做好预防性工作,最大限度地减少人为火患。谢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